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検索選択
-| 2010年04月 |2010年05月 ブログトップ

相愛?相害? [鬼故事]

她望著眼前熟睡的男人,久久移不開視線。線條分明、輪廓極深的臉孔、高挺的鼻樑、異於一般男性的纖長睫毛,如精雕玉琢般的希臘雕像,深深吸引她的目光。均勻的呼吸聲,伴隨著胸口微微起伏,她刻意讓自己的呼吸頻率跟隨著他,試圖藉這樣讓兩人更靠近一些,儘管他們已經夠靠近。剛剛兩人才融合為一體,他疲累的睡著,而她,依然無限留戀的將目光停駐在他臉上、身上。啊!她怎麼會愛他如此至深?交往了已經四年,她對他的愛絲毫沒有減少,反而與日俱增。她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奉獻自己的熱情,全是為了愛他。愛一個人愛的如此濃烈,如火般的熱情焚燒著她,讓她全身似火灼燒般的炙熱,連自己都要被這愛火燃燒殆盡。愛一個人太深,最終的愛會達到什麼地步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每當她看著他,總會有種莫名的欲望─想將他吃下肚去。常常看著他看到入迷,這樣的欲望就會油然而生。想從他那結實的臂膀下口,狠狠的一口咬下,將自己的愛,透過牙齒、透過唾液注入到他體內;將他的肉吞下,讓他的血肉融入到她體內。光是精液融入還不夠,她要他的血、他的肉!這樣的結合方式再完美不過了!她曾試過咬他一口,卻讓他痛的破口大?,但她心裡始終沒有消抹掉想吃他的念頭,就算是咬一口也好……只要咬下一塊他的肉,吞進體內她就心滿意足了。她變態嗎?不!她一點也不變態!情到濃時方恨少,她太愛他了,愛的無法控制自己、愛到想真正和他融為一體。她相信不只是她有這種想法!常見到許多食人的新聞,那不就是和她一樣的人嗎?只是她沒那麼殘忍。如果殺了他再吃掉,那是一點意義都沒有,就算把他吃入體內,卻再也看不到他,這有什麼用呢?她不多求,她只要一塊肉,一塊肉就可以讓她滿足了。也許是封閉室內充塞的性交後的腥味讓她迷失了心智,她茫然的低頭,張口咬住他粗壯手臂,牙齒使盡力氣,深深的陷入他的肉裡。一股鹹膩的液體流入她喉間,隨著他痛苦的尖叫,她的頭用力一扯,扯下一塊如杯口般大小的人肉。血液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灑落在白色牆面,形成一幅美麗的潑墨畫。「啊──」他從睡夢中被劇烈的痛楚驚醒,醒來後還搞不清是怎麼一回事,就看到她滿臉是血,嘴中還叼著一塊白晃晃的東西,像是豬肉。「妳……妳幹什麼?!」她沒有回話,逕自咬嚼著他的肉,心中是無限欣喜。他的肉……她終於咬下他的肉!她滿足的慢慢吃下他的肉,老實說並不好吃,既鹹又硬,還有股生肉特有的腥味,但這是她夢寐以求心愛的男人的肉,儘管再怎麼難吃,她都甘願吞下。他捂著傷口,鮮血透過他的掌間流下,大量的鮮血滴落在白色床單上,開出一朵朵鮮豔的紅色花朵。「沒辦法,我太愛你了!愛的想將你吞下肚裡!我咬下你一塊肉……你不是很愛我?你不會介意吧?」她像享受了一頓豐富大餐,露出老饕飽食後的陶醉表情對他說。「妳……」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她,一點都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半晌,才再度開口:「我……我也愛妳!愛到無法自拔!我也想吃妳很久了!妳也讓我咬一口,我便既往不究!」「你也要吃我?」她有點吃驚,沒想到枕邊人的想法竟是和她一樣。可見他們是多麼契合的情侶啊!他也吃下她的肉是再好不過了!他的肉在她胃裡分解,化為她身體的養分、成為她身體的一部份;若他也吃下她一塊肉,她的肉同樣在他體內滋生成長,從此他們是真正的融為一體了!愛的極限,也不過如此而已。她帶著興奮的表情,伸出細瘦的手臂。她沒有閉上眼睛,這麼重要的儀式怎能閉上眼睛錯過呢?當鮮血噴射出來時,劇烈的疼痛隨即攀上她的腦部,但馬上被感動取代,她高興的發著抖。看著他吞下她的肉,他的表情、沾滿鮮血的臉孔是多麼俊美啊! 她痛苦卻又陶醉的表情,加上手臂的疼痛和啃咬的感覺,竟形成一種奇異的快感,讓他忍不住射精了。乳白色的精液噴射到床上,和她的鮮血融在一起,轉化成精美的紅白色雕花,這又是另外一種形式的交融。 她望著眼前熟睡的男人,久久移不開視線。線條分明、輪廓極深的臉孔、高挺的鼻樑、異於一般男性的纖長睫毛,如精雕玉琢般的希臘雕像,深深吸引她的目光。均勻的呼吸聲,伴隨著胸口微微起伏,她刻意讓自己的呼吸頻率跟隨著他,試圖藉這樣讓兩人更靠近一些,儘管他們已經夠靠近。剛剛兩人才融合為一體,他疲累的睡著,而她,依然無限留戀的將目光停駐在他臉上、身上。啊!她怎麼會愛他如此至深?交往了已經四年,她對他的愛絲毫沒有減少,反而與日俱增。她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奉獻自己的熱情,全是為了愛他。愛一個人愛的如此濃烈,如火般的熱情焚燒著她,讓她全身似火灼燒般的炙熱,連自己都要被這愛火燃燒殆盡。愛一個人太深,最終的愛會達到什麼地步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每當她看著他,總會有種莫名的欲望─想將他吃下肚去。常常看著他看到入迷,這樣的欲望就會油然而生。想從他那結實的臂膀下口,狠狠的一口咬下,將自己的愛,透過牙齒、透過唾液注入到他體內;將他的肉吞下,讓他的血肉融入到她體內。光是精液融入還不夠,她要他的血、他的肉!這樣的結合方式再完美不過了!她曾試過咬他一口,卻讓他痛的破口大?,但她心裡始終沒有消抹掉想吃他的念頭,就算是咬一口也好……只要咬下一塊他的肉,吞進體內她就心滿意足了。她變態嗎?不!她一點也不變態!情到濃時方恨少,她太愛他了,愛的無法控制自己、愛到想真正和他融為一體。她相信不只是她有這種想法!常見到許多食人的新聞,那不就是和她一樣的人嗎?只是她沒那麼殘忍。如果殺了他再吃掉,那是一點意義都沒有,就算把他吃入體內,卻再也看不到他,這有什麼用呢?她不多求,她只要一塊肉,一塊肉就可以讓她滿足了。也許是封閉室內充塞的性交後的腥味讓她迷失了心智,她茫然的低頭,張口咬住他粗壯手臂,牙齒使盡力氣,深深的陷入他的肉裡。一股鹹膩的液體流入她喉間,隨著他痛苦的尖叫,她的頭用力一扯,扯下一塊如杯口般大小的人肉。血液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灑落在白色牆面,形成一幅美麗的潑墨畫。「啊──」他從睡夢中被劇烈的痛楚驚醒,醒來後還搞不清是怎麼一回事,就看到她滿臉是血,嘴中還叼著一塊白晃晃的東西,像是豬肉。「妳……妳幹什麼?!」她沒有回話,逕自咬嚼著他的肉,心中是無限欣喜。他的肉……她終於咬下他的肉!她滿足的慢慢吃下他的肉,老實說並不好吃,既鹹又硬,還有股生肉特有的腥味,但這是她夢寐以求心愛的男人的肉,儘管再怎麼難吃,她都甘願吞下。他捂著傷口,鮮血透過他的掌間流下,大量的鮮血滴落在白色床單上,開出一朵朵鮮豔的紅色花朵。「沒辦法,我太愛你了!愛的想將你吞下肚裡!我咬下你一塊肉……你不是很愛我?你不會介意吧?」她像享受了一頓豐富大餐,露出老饕飽食後的陶醉表情對他說。「妳……」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她,一點都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半晌,才再度開口:「我……我也愛妳!愛到無法自拔!我也想吃妳很久了!妳也讓我咬一口,我便既往不究!」「你也要吃我?」她有點吃驚,沒想到枕邊人的想法竟是和她一樣。可見他們是多麼契合的情侶啊!他也吃下她的肉是再好不過了!他的肉在她胃裡分解,化為她身體的養分、成為她身體的一部份;若他也吃下她一塊肉,她的肉同樣在他體內滋生成長,從此他們是真正的融為一體了!愛的極限,也不過如此而已。她帶著興奮的表情,伸出細瘦的手臂。她沒有閉上眼睛,這麼重要的儀式怎能閉上眼睛錯過呢?當鮮血噴射出來時,劇烈的疼痛隨即攀上她的腦部,但馬上被感動取代,她高興的發著抖。看著他吞下她的肉,他的表情、沾滿鮮血的臉孔是多麼俊美啊! 她痛苦卻又陶醉的表情,加上手臂的疼痛和啃咬的感覺,竟形成一種奇異的快感,讓他忍不住射精了。乳白色的精液噴射到床上,和她的鮮血融在一起,轉化成精美的紅白色雕花,這又是另外一種形式的交融。現在,整個房間都是他們的血,分不清是誰的血,在牆上、地上、床單上灑落成點點繁星。血肉交融,不只這個房間,還包括他們啊!她滿足的仰起頭,張開雙臂,享受這血液的洗禮。他上前抱住她,激情的親吻她的嘴。「好象……還不夠……還不夠讓我感受到你的愛……」她的額頭抵著他的額頭,無限深情的對他說。「還不夠嗎?我也覺得不夠……」兩人相視一笑,互相朝對方的手臂再度啃咬。「新聞快報!在高雄市的某間小套房,發現兩名身受重傷的男女,兩個人的手臂似乎被野獸啃咬到只剩骨頭,案發現場鮮血淋漓、慘不忍睹!傷者雖無生命危險,卻有殘廢之虞……」她躺在病床上,看著電視上的新聞,雖然是報導他們兩人的事,她看來卻像是描述陌生人的報導。她轉頭看看在一旁的他。他們兩人真的是緊緊相連在一起了!不只手包紮的一樣,連病床都排在旁邊!殘廢又如何?只要他們能融為一體,要她犧牲生命也無所謂!他看完新聞,啼笑皆非的說:「什麼野獸!?這些愚昧的世人根本不懂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妳說對嗎?」他對她深情一笑。她也回他一個柔媚笑容。兩個人心中是無限的滿足。「下次我要煮了妳吃下去。」「不!是我要先吃了你!」這樣的愛情,夫複何求?

看了鬼故事之後讓你睡不著覺 [鬼故事]

這是那次晚上在師大打羽毛球時的事。AH在打到一半時忽然想上廁所,便一人跑到那座教學裡去了。夜晚寂靜的教學樓裡空無一人,AH剛一走進廁所,就聽到好像有人在叫著“打不開呀……”“打不開呀……”。聲音是從最裡面的一格傳來的,AH走過去問到:“誰呀?誰在裡面?是門打不開嗎?”那聲音還在繼續“打不開呀……”AH伸手一拉門,門嘎吱吱地開了。AH邊將門拉開邊說道:“什麼呀,這不是打……”裡面空無一人!嚇得AH啊的一聲大叫,連滾帶爬地跑回了球場。眾人議論紛紛,TYF大聲說道:“一定是那個傳說的廁所鬼魂——RCZ!聽說他是在學校的廁所裡心臟病發作,門鎖壞了,打不開廁所門,結果就死在了裡面!”“都是胡說八道!”FZY反駁道,“這世上哪有鬼?!我才不信呢!”眾人決定一起去看看,便一起來到了那間廁所外。進去一看,卻什麼也沒有,FZY得意洋洋地說道:“我說沒有吧!肯定是AH耳鳴!”大家看什麼也沒有,就都紛紛埋怨起AH謊報軍情,又都回球場打球去了。TYF拽著FZY說道:“你在這兒等我一會兒,我想上廁所。你可千萬別走啊!”FZY只得站在門口等。待TYF進去後,FZY忽然想捉弄一下他,便啞著嗓子叫道:“打不開呀……打不開呀……”只見TYF立即提著褲子跌跌撞撞怪叫著躥了出來。FZY指著TYF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褲子都沒穿好就跑出來啦!哈哈哈哈。。。是不是還尿褲子啦?!”TYF氣急敗壞地說道:“你個臭小子,我會報仇的!”然後氣哼哼地去別處上廁所了。FZY樂夠了後,忽然也想上廁所,便走了進去。他剛一進去,就聽到最裡面那格傳來淒慘的叫聲“打不開呀……”“打不開呀……”FZY嘲笑道:“TYF!你還想反過來嚇我?!是不是從窗戶爬進來的?!你也夠有癮的啊!”說著一把拉開那格的門,只見裡面蹲著臉已因痛苦而扭曲變形的RCZ瞪著充滿血絲的一雙比茶杯還大的眼睛對他喊到:“打不開呀!”FZY駭得大叫“哇啊啊啊啊啊!!!”癱坐在了地上。RCZ瞪著他嘿嘿嘿地冷笑幾聲就化做一陣煙消失了。大家聞聲趕到時,只看見FZY呆呆地坐在地上,褲子濕了一大片……附:妖怪大百科——廁所的鬼魂在這兒介紹幾個關於廁所的奇怪傳說吧!一、 白的手:在廁所解完手後,感覺有什麼在摸自己的屁股,感到很奇怪,回頭一看,只見從便器中伸出一隻青白的手,於是嚇得就想跑,可門卻打不開了。於是人被拉進了便器中。二、 紅的外罩坎肩:在某個學校的廁所中,經常傳出這樣的聲音:“穿上紅色外罩坎肩吧”,然後不停哆嗦,最後大吼一聲“要你穿上你就穿上”,然後砍下頭把人殺死。衣服被血染得通紅,就好像穿著紅色外罩坎肩一樣。三、 給我紙:深夜在學校,從廁所傳來“給我紙”的聲音,當人帶著紙趕去準備給他時,打開門,卻看見一個滿身是血的人說“不是要紙!是要你的命!”然後拉住你的頭髮,把人拉進便器之中…… 怎麼樣?大家也許在哪兒聽過吧?其它有名的傳說還有很多,廁所因為用水,所以很容易使鬼魂在那兒出現。而且以前廁所都是糞池,有很多孩子都是掉進糞池死去的。再給你一個最後忠告:晚上起夜去上廁所時,絕對不要讓自己的臉映到便器中的水中,為什麼呢?因為那個樣子就是你死的樣子。如果是老人倒還無所謂,但如果是你現在的樣子,那麼你的壽命……

洗臉的女孩 [鬼故事]

當我走進這所民辦大學的校門後,感覺到的是一種難以忍受的壓抑,嚴格的制度就像是坐監獄一樣難受。我們從開學以來就一直在抱怨學校制度的不平,並與其抗爭,言而還是由於力量薄弱,而要將本身就錯誤的制度維持下去。 每天我們都要早早的起來被強制的上早自習,而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 那天,我們由於要外拍寫生,所以起的很早,大概是5點左右,梳洗準備出發,外邊的天還未亮,整棟樓都在黑色的夜幕籠罩下,只有樓道走廊的燈昏昏的發著淡淡的光。這時候許多宿舍都還在夢中,只有我們幾個人輕輕的起床洗臉,當我和另外一個女孩來到水房時,我們先是聽到很大的水流聲,開始以為是誰忘記了關水龍頭,當我們走進去才發現一個長髮女孩在洗東西,她靜靜的,只聽到清晰的水流聲。 我睡意朦朧的走過去站在那女孩的身邊,長長的黑髮遮住了她的臉,很朦朧,那似乎是一張很清秀的臉,她還是靜靜的洗著,我實是看不清那是什麼東西,因為那一種點不像是衣物,不等我看清就被同學的催促聲叫走了。我們要出發了。 生活平淡如水流過去了`````` 又一個早晨,我被一個夢驚醒就再也睡不著了,翻出鬧鐘才淩晨4點多,可怎麼也無法再次入睡,漸漸的,我又聽到那很大的流水聲,像是有人在洗東西,由於內急,我不得不穿上衣服去洗手間,當我經過水房時只是一驚,我不明白為什麼這麼早居然有人在這裡洗東西,更不可思議的是還是那個長髮的女孩,紅色睡衣。

-|2010年04月 |2010年05月 ブログトップ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